1. <output id="jvlgf"><font id="jvlgf"></font></output>
        <output id="jvlgf"></output>

      2. <tbody id="jvlgf"><track id="jvlgf"><p id="jvlgf"></p></track></tbody>

        1.        
            
              收藏本站

          中国书画收藏频道

          网站公告:

          美在自然——杨廷玺油画作品展

          2018年10月28日 17:12:48  来源:美讯网

           1.webp.jpg

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杨廷玺
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1943年生,美术研究员。1956年考入鲁迅美术学院附中,1962年升入鲁迅美术学院工艺美术系,1967年毕业。1989年赴俄罗斯举办美术交流展,1998年赴瑞典参加"中国周"活动并举办美术作品联展。2004年退休于朝阳市群众艺术馆,现朝阳市文联副主席,原朝阳市美协主席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展讯
           
          主办单位:朝阳市文学艺术联合会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朝阳市文广新局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朝阳市美术家协会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协办单位:中国国际书画艺术研究会当代油画院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?#26412;?#21516;泽艺品文化艺术有限公司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?#26412;?#36797;宁朝阳企业商会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?#26412;?#20113;泥旅游文化发展有限公司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中联民族(?#26412;?#25945;育咨询研究院
           
          承办单位:?#26412;?#21516;泽艺术馆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出品人:徐文阁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学术主持:孟庆冰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开幕时间:2018年10月27日下午3点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展览时间:2018年10月27日至11月6日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展览地点:?#26412;?#21516;泽艺术馆
           
          ?#25945;?#25903;持:朝阳电视台/朝阳日报/常乐堂文化艺术传媒/腾讯视频/搜狐视频/新浪网/中华网/华夏艺术网/雅昌艺术网/中国书画家网/中艺书画网/中国时代艺术网/中国艺术头条等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前言
           
          美在自然,有两重涵义,其一,美蕴藏在一般意义的自然界里,同时也存在社会生活之中,美的存在是多种方式和多?#20013;?#24577;的,有的?#34892;危?#26377;的无形,有的感官可及,有的只能用心灵去?#24418;頡?#33402;术家的作用之一就是善于发现存在于世界的美,罗丹说:“世界上从来不缺美,只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”。恩格斯也曾说过:“音?#20013;?#35201;能听懂音乐的耳朵”。艺术家就应该具备这样的“眼睛”和“耳朵”,当然此时的眼晴和耳朵已经超出人体器官的自然属性,更应当理解为是能与美产生共振共鸣的那颗心。这是一种能力,是艺术?#39029;?#26399;努力修练出的能力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美在自然的另一个意思,是说艺术家在艺术实践即美的再创造中,美就当随着作者的?#24418;?#21644;笔触,从内心自然地没有痕迹的流淌而出。儿童有儿童的童真童趣,青年?#26143;?#24180;人的冲动激情,老人有老人的沉稳成熟和练达。不论是儿歌、民谣或?#25945;?#35843;,只要是真情实意的表达?#38469;?#22909;的。反之,矫揉造作、无病呻吟乃至跟风撒谎,是对艺术最大的不?#20174;?#20149;渎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当然,对于艺术仅有“真”是不够的。还当“真”的有水平有深度。这一水平深度与发现美的能力,同出于艺术家的修养,取决于知识积累的薄厚,取决于精神境界的高低,还有技术功力的强弱。所以要画好画,就得不断实践、不断学习。在实践和学习中逐渐的完善自我,培养和提高其能力?#36864;?#24179;,没有捷径可寻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我从进学院附中算起,与画结缘已有六十余年。但对于绘画而言,只能算作是心结?#29616;?#30340;爱好者。因此这次展览,我秉承着一颗学习之心,诚?#19994;?#24076;望?#32654;?#24072;、同仁们的批评、教诲和帮助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再次?#34892;?#21508;位师长、同道的关心、关注,?#34892;?#20419;成这次展览并给与大力支持的同泽艺术馆徐文阁先生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—— 杨廷玺
           
          部分作品
          2.webp.jpg
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《鹰巢·胡杨》80*100cm  2013年
          3.webp.jpg
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《家园·胡杨》80*120cm  2011年
          4.webp.jpg
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?#23545;?#38684;》 80*100cm  2000年 
          5.webp.jpg
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《第一缕光》 45*40cm  2010年 
          6.webp.jpg
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《雪雾》 50*60cm 2001年
          7.webp.jpg
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?#23545;?#23433;凌河》 80*160cm  2015年
          8.webp.jpg
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《生命礼赞》 175*190cm  2014年
          9.webp.jpg
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《风景》 50*60cm  2001年
          10.webp.jpg
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《清晨的农舍》 33*46cm  2000年
          11.webp.jpg
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《十月牧场》 73*100cm  2008年
          12.webp.jpg
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?#26029;?#26126;之光·红山女神庙遗址》80*80cm 2010年
          13.webp.jpg
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《老宅》 60*80cm 2016年
          14.webp.jpg
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《女孩》 50*60cm  2011年
           
          文章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周卫笔下的杨廷玺
           
          杨廷玺是位极?#34892;?#26684;的人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初识廷玺时很有感受,他似乎长着“角”,且性格中潜伏着叛逆的特性。1981年“文革”结束不久,春寒料峭,廷玺与当地的青年画家准?#36212;?#20010;名曰“蒲公英”的美术作品展,只是没有通过上级主管部门,如是的行为被?#26412;?#35748;为是大逆不道,便冠以“自由化”,准备上报弹压。可是这群画家群情激昂,杨廷玺一直用“角”奋力地顶。这件事如果上升到政治层面是很危险的,会带来很大的麻?#24120;?#19975;幸的是随着?#26412;?#30340;变化,此事最终也就不了了之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杨廷玺有时像哲学家,?#28304;?#38590;题还会分析。一般的画家都比较?#26143;?#29992;事,遇到问题?#38469;?#36319;着感觉走,有时分析问题也是糊里糊涂杂乱无章。杨廷玺头?#21592;?#36739;清晰,遇事能看出门道,一层一层把问题剖开,?#23391;?#25026;点苏格拉底的三段论式。比如他讲起俄罗斯?#19981;?#30011;派、印象派、尼德兰画?#21830;?#28372;不绝,时而还夹?#26377;?#29702;论,我们都五迷三道地听着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杨廷玺是位智商很高、情商一般的人。大家与他在一起编书,书名叫《东北民族民间美术总集》。我极佩服杨廷玺写的文章《灵光之芒》,他对北方先民图腾?#21467;觥?#26063;源地望、民俗民艺等都做了一番研究考证,逻辑条理都很讲究。尤其是辽西一带先民的文化遗存考据分析有理有据,文?#20013;?#24471;尤为精彩,大家都很佩服他。但他面对现实中的社会人情世故却是个低能儿。有次沈阳有个工作岗位很适合他,机会也很好,只要稍许“活动”一下,他就有可能调成,因为他是沈阳人,双亲都在沈阳,他又是个孝子,但他却觉得难?#20113;?#40831;,竟然纹丝
           
          不动,不知他如何想的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杨廷玺其实?#20146;?#37324;是位艺术家,不适合当领导。我们见面他从不谈工作,可谈起绘画来那定然会眉飞色舞。他说话有劲,还会后发制人,叫你先说,说完用他的知?#37117;?#35299;把你驳得体无完肤,有时当面将你的囧?#21334;?#20107;抖落一下,?#28304;?#26497;尽刻薄挖苦,让你面红耳赤无言以对。每逢这时对他说:“杨廷玺你不适合当领?#36857;?#36824;是画你的画去吧。”说完这句话,他便一声不吱了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杨廷玺就是个画家,他从来就没离开过绘画。他所谈所行皆是绘画的话题。平日里所读的有关艺术的书籍甚多,知识颇丰。对于西方美术史、美学理论及各类门派无所不知,加之领悟性极高,所以谈起来洋洋洒洒,高论不断。依我之见,他掌握最为翔实的还是俄罗斯绘画,尤其是?#19981;?#30011;派那个阶段。他会说几句俄语,还会哼一些俄罗斯歌曲,对于列宾、苏里?#21697;頡?#20811;拉姆斯?#20081;饋?#24343;鲁贝尔、希斯金、?#24418;?#22374;、科罗文及现代的普拉斯托夫与梅尔尼?#21697;潁?#20961;是涉及俄罗斯的画家无所不知,无所不晓,代表作品及时代背景如数家珍,全能给你讲出来。甚?#36797;?#29454;文学戏剧如普希金、莱蒙托夫、托尔斯泰、?#26639;?#28037;夫及果戈理、契诃夫及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等,他全通晓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杨廷玺在鲁迅美术学院大院里浸泡了多年,?#27833;?#24180;附属中学一直到本科毕业。那个时期鲁美又是以俄罗斯的契斯恰?#21697;?#25945;育体系为纲领,他早已被深深地打上了烙印。即使时代变迁、沧海桑田,如果认祖归宗的话,他?#36864;?#26159;那个时代的产品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我认为俄罗斯的?#19981;?#30011;派在世界的艺坛上是面高扬的旗帜。他们吸取?#20998;?#30340;技术,融会了俄罗斯民族精神,形成了全新的独特面貌,有了完整的艺术教学体系,并产生了影响世界的伟大作品。站在俄国巨匠大师的原作面前所感受的震?#24120;?#32477;不亚于罗浮宫与奥赛美术馆里带来的影响。而?#33402;?#20123;俄国的画家们受到当时民族主义的思想影响,作品更加?#21647;?#31038;会生活,对人生与人性的?#25925;?#26356;为直接与透彻。至于西方美术史对俄罗斯绘画漠然视之,那是政治上的歧视带来的文化偏见。当然也涉及什么人写美术史,用现在的话说就是话语权的问题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杨廷玺的油画一看便知是受过严格训练,从取景到构图、从造型到塑造、?#27833;?#35270;到解剖,无不显示?#27966;?#21402;的功底。画面从整体到局部刻画得深入而完美,人物、动物、山石、树?#22659;渎?#20102;素描的美感。讲究形体塑造,讲究体感、量感、质感、空间感,整个画面到处是硬功夫,非一般画家所能比肩。其中作品《家园·胡杨》臻于完美。在中国的大西北的古树荒原中,一匹壮硕的骆驼翘首瞭望,嘴里缓慢地咀嚼着茅草,背后森然的古树画得十分精彩。画面透出雄厚而苍凉的意?#24120;?#26377;如大提琴奏出庄严而深沉的低鸣。作品《生命礼赞?#35775;?#32472;了在沙漠戈壁中独有的枯死而又挺立的胡杨。胡杨枝干遒劲而槎岈,如神龙怪蛇般。作者用挺拔而扭曲的?#31181;?#22823;干支撑着画面,显示曾有过的繁茂与荣盛,因水的流失,生命遭到了劫掠,风又带来了它面貌的?#21672;#?#23427;依然挺立着向历史宣告,在死亡中活着。更为神奇的是作者在胡杨老爷爷的主干上,安排着一个巨大的鹰?#30149;?#40560;父亲狩?#28304;油?#38754;飞回准备哺育那嗷嗷待哺的幼子,而鹰母?#33258;?#26426;警地回望,?#26223;?#30340;身姿犹如一座生命的纪念碑。全画用黑、白、灰的色调营造出天地悠悠亘古?#21482;?#31070;秘而庄严的气氛。这或许就是杨廷玺对生命与死亡的理解吧,对茫茫宇宙中生命万物自然法则一种大的思维和理解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我认为好的艺术作品是要有一点人文情怀的,要含蕴着作者对人生、对自然、对社会的态度。杨廷玺这两幅作品震动了我:我以为我能理解他,其实?#20063;?#20102;解他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?#19968;瓜不丁?#23567;凌河的黄昏》,?#19981;?#30011;中的情调。模模糊糊不清不楚的树林,汩汩流淌的小凌河水,一切都沉寂在黄昏的光影中,天空的云彩飘忽而隐没,一切是那样的优美那样的抒情,在无言静谧的气氛中?#26434;行?#33707;名的乡愁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我想起一则小故事。一天,?#24418;?#22374;久久地站在窗前,他的同学科罗文问他:你哭了吗??#24418;?#22374;说:是的,窗外落日的景色?#24418;?#27969;泪,它太美了,我无法把它画出来。?#24418;?#22374;哭了,那是他感受到了大自然的美。俗语说:“见景生情。”面?#26376;?#26085;,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心境。有人感到伤感,有人感到壮丽,有人感叹?#21482;兀?#26377;人认为是末日。有人形容落日熔金,有人吟唱残阳如血,还有人引吭高歌:日落西山红霞飞,战?#30475;?#38774;把营归……“境由心生”这句话一点也不错,艺术家用自己独特的方式将这?#20013;?#22659;真实地宣泄并且有能力地表达出来,这便是很好的作品了。我比较赞同过去一位曾被批判过的美学家说过的一句话:艺术即是“有感而发,使情?#21830;?rdquo;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杨廷玺是个内心世界丰富情感激荡的人,这是一个艺术家主要的素质。在作品《老宅·远去的故事》中,他的情绪痛快地宣泄着,飞扬的笔触像鼓点般地击打、像水花般地?#23665;Γ?#38169;错?#28174;洌?#23618;层叠叠。这一切?#27492;?#26080;意,却一切又都落在节奏上,形成一幅极其优美的画面。这就是激情,这就是修养,这就是能力,这就是真功夫,非受过严格训练莫能如此,非有童子功莫能如此,非情真意?#24515;?#33021;如此,非学养深厚莫能如此。《老宅·远去的故事》还寄托着他浓浓的怀旧情怀和对农民生生不息?#26469;?#21171;作的赞叹,当然更有对城市化进程中若干社会现象的思考。?#19968;瓜不?#20182;的《秋韵》《树荫》《干河套》《雾凇》《山路》?#35835;?#20013;小溪》等,每幅都满怀激情,用流畅的笔法描绘着田?#21543;较紓?#24773;趣意味各尽其妙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杨廷玺在鲁美学习十余年,技法来自契斯恰?#21697;?#25945;学体系。学风严谨,造型扎实,构图完美,又经过数十年实践的艺术磨炼,其艺术观及技术手法已无懈可击臻于完善,画出这许多精美作品不足为奇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自改革开放以来,国内艺术呈多元化,可谓诸?#24433;?#23478;流派?#22766;剩?#36807;去在中国一统天下的俄罗斯绘画已经不占鳌头。艺术上出现诸多新面孔当然是好事,但不等于曾经拥有过的不好。各门各派皆有优势,只要在各自的门类中自有建树,搞到极致,搞出名堂,便是好?#19968;鎩?#20320;搞流行的我搞传统的,萝卜白菜各有所爱,各有各自的存在价值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杨廷玺从毕业到如今已有五十年了,将一个人的近一生的青春与才华全部倾注在他所热爱的美术事业上。以他特有的品格?#25925;?#33402;术知识,有时也用带“角”的个性维护艺术家的尊严。从他的工作、事业和作品中,可以发现一位奋斗者和?#39029;?#20110;艺术的赤子之心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周卫  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2018年5月20日
           
          (作者系著名画家、辽宁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)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就画说话(自序)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母?#33258;?#26159;小学教师,还教过图画。儿时家里?#34892;?#22270;画纸,约四开大小,装在包装相纸那样的硬纸盒里,时而抽出看看,白白的厚厚的,还有淡淡的香味,真的爱不释手。?#28304;螅?#28176;有了往上涂抹的愿望,便买些当时称为“色膏”的固体水彩颜料。不过不能总涂,一是那?#25945;?#22909;,二是那?#25945;?#23569;。所以总是憋足?#21496;ⅲ?#21448;不知为什么那劲常在阴雨天中发力,画的不过是壶碗等零星?#28216;鎩?#35760;?#27809;?#26377;后来知道的苏联画家列舍特尼?#21697;頡?#21448;是一个两分》中的那只小狗。那时虽小,但在同学中混?#27809;?#31639;不错,也许再加上老师不经意的几句表扬,虚荣和自信伴着时间一起茁壮成长。机会的眷顾让我考入了东北美专(鲁迅美术学院)附中(小班)。那是1956年9月1日,从此算是真正学画的开始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此后十余年里便生活在美院的院内。初时学习的内容?#22836;?#27861;完全引自老大哥苏联。虽然后来历经时代风浪冲刷,?#34892;?#36866;时应季的变化,但都不过是?#20449;?#25442;记,变?#24605;?#19979;标签。教学体系的根本和影响,直到“文化大革命”前,基本上没有质的变化。总而言之,当时学术思想比较闭塞,艺术视野相对狭窄。国内有王朝闻先生的《美学概论》,国外的也不过19、20世纪之交俄国的车尔尼雪夫斯基?#25512;?#21015;汉诺夫等人的论著。即便法国丹纳《艺术哲学》那样的书,也是?#22007;?#20256;阅难得一读。至于其他只能在史书或作为批判对象而略知一二。同样所了解的画家和作品也大体在苏俄圈内。影响大的,自然应属俄国批判现实主义和十月革命后苏联时期,尤其是二战后出现的那批画家和作品。此外,东欧国家的如门采尔、格里高列斯库、蒙卡契?#26085;?#20123;画家?#21442;?#22823;家熟知。就我个人,非常?#19981;?#23612;德兰地区和法国浪漫主义的绘画,当然印象派的绘画也是我之所爱。但因渠道不畅,知之有限。而更多的西?#25945;?#21035;是世界当代画家的作品知道得更少或无法得知。由于知识的偏颇,以至后来觉得美术史上没给俄国应有的地位而感到困惑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诚然,那时学校的学术氛围并不理想,但学习热情却是很高。忘不了附中时的那段时光,玩心很大,半推半就地学习,但是画始终在心中游荡,有时还显得痴迷。记得高一时,一次午睡,在翻看《普拉斯托夫画集》中进入梦乡。梦中走进逆光下的桦树林,斑驳跳动的色彩,耀眼?#25293;?#30340;光……直到醒来,?#28304;?#22312;亢奋中。我突然感觉到过去的梦?#23391;?#20174;来没有颜色,也许这次突然的一?#21361;?#23454;现了对色彩认识的一次顿悟。当年丁香花盛开,校园到处?#38469;?#32769;师、学生写生的身影,至今想起依然温暖亲?#23567;?/div>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室内课堂,契斯恰柯夫是绕不开的话题。他的教学体系在基础教学中有着不可颠覆的地位,是那时指导基础训练唯一的一本真经。今天?#20113;?#35780;价尽管褒贬不一,但在这个体系下造就了如列宾、苏里柯夫、?#24418;?#22374;、谢洛夫等众多的艺术大师。就是我国也有几代人受益于这个体系,其影响至今尚存,这些?#38469;?#19981;争的事实。它对造型能力的确立和提高、对培养节奏?#19979;?#31561;艺术感知能力和审美经验的积累?#21152;?#31215;极意义。我仍然以为这种体系下严格的基本功训练对学习绘画是十分有益的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不过由于时代的限制,把很多好的东西拒之于学习的大门之外。又由于对艺术教育缺乏全面完整的认识,过分?#25512;?#38754;地强调了绘画中技术的作用,学习的焦点始终盯在表现物体的真实性上,故而在教学的整体?#22799;?#35270;了艺术活动中主观情感介入的重要作用。从这个意义上讲,学到的是缺少灵魂的“基本功”。久之,习惯了用造型因素寻?#19968;?#30011;问题的答案,并?#28304;斯?#24314;内心的艺术世界,进而造成了一种思维定势,成为对画评价的标准。当然,这个标?#21152;?#20010;先天的?#27605;藎?#23601;是在很大程度上混淆?#24605;?#26415;和艺术的界限。更可怕的是这个?#27605;?#36824;有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很强的“排他性”,不仅拒绝另类,还会成为吸收新知识和实现自?#39029;?#36234;的?#20064;D压?#26377;人大呼“我要不会画画多好!”这是痛定思痛的感慨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早年养成的痼疾,潜?#39047;?#21270;地影响着日后绘画的实践。所以画画的路走得并不顺畅,困惑、?#38480;?#21644;无?#31283;?#24433;随形。虽然?#30446;?#32458;绊步履艰难,可也攒下点半生不熟的体会。总想捋出个头绪,却越捋越乱。也许画画和对美的?#24418;?#26412;身就是模糊不清的事情,?#20204;?#26803;理出几件残存?#19988;?#20013;不曾忘记的小事,把它作为抓手玩味一下,从中可能?#34892;?#21551;?#23613;?/div>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画画的人见到好风景,就会兴奋激动,进而燃起强烈的表现欲望。出于?#25345;?#21407;因,无法即时表现,便会操起相机横竖左?#19994;?#25293;照,唯?#36136;?#28431;。然而用时一看,常常大失所望兴?#24230;?#26080;。?#25484;?#37324;根本?#20063;?#21040;当初的感觉。次数多了,发现了其中一些原因?#21512;?#24819;一下,当时引起兴奋激动的并非是所见的全部,往往是其中?#25215;?#37096;分,或色彩关系,或节奏?#19979;桑?#20063;许是形体结构形成的特有的秩序,还可能夹带着诸如天气、气味?#36864;?#38388;情感移入等没有意识到的其他因素。就是说,感动之时,在无意中已经对眼前的景物进行?#25628;?#25321;。那时只注意到了美和与美有关的东西,而过?#35828;?#19982;美无关的其他。相机却不会选择,?#25484;?#25226;景物的所有?#22242;?#25176;出,况且时过?#22478;ǎ?#36828;离那时特定情?#24120;?#25152;以?#20063;?#21040;当时的感觉自在情理之中。我想相机的像素越高,可能与当时的感觉?#30342;丁?#27491;如罗丹所说,“世界上从来不缺少美,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”。假如画画时能保留让人最兴奋、最激动、最有表现冲动的那一刻,把眼睛发现的美表现在画面上,那么呈现在眼前的一定是与自然迥然不同的另一种秩序,即画的艺术秩序。所说画的灵气、张力、感染力,可能就由此而来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还有一件很久以前的事情。曾读过一篇有关“第六感官”的文章,文章的出处内容和作者?#23478;?#24536;记,只记得其中有个蜈蚣和一个什么小动物的故事。大意是:小动物看到蜈?#21152;心?#20040;多条腿,走起路来却灵活自如,便问蜈蚣,“当你迈第一条腿时,你另外的X条腿在什么位置上?”蜈蚣抬着腿,思前想后,不但?#20063;?#21040;答案,最后连路也不会走了。如果略去第六感官?#25512;?#20182;心理问题,单说这种现象,在人们的行为中也时有发生。同样排除特殊画种和画法,在一般意义的画画上,此类问题也常出现。有时可能出于什么目的,画画之初就预设了必须实现的目标和详尽的方法步骤,于是画时小心谨慎严守法度,并且力求把所有的能力都复现到这幅画上。然而还有时,由于激情使然,进入物我两忘的无差别境界,于是笔随心游,画在游走中自然完成。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画画状态,一种是刻意为之,一种是自由地流淌和溢出;画的结果可想而知,不需赘言。画家忻东旺先生曾说过与此有关的话:“如果当你真正面对生活时,所有刻意的学?#35782;?#28982;?#32536;媒?#24773;起来……你必须把你已有的知识和学养化作本能应对你所感受到的现实……”这?#20301;?#29992;在艺术实践中,即是作品画的不是知识和修养自
           
          身,而应当是在它们化作的“本能”的主导和驱使下去完成。蜈?#22841;?#36208;自如源于动物性的本能,那么?#23391;?#29983;提到的“本能”无疑对赢得画画的主动和自由有着特殊的意义,也从而开启进一?#25945;?#31350;画画问题的一扇大门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罗丹说的“能发现美的眼睛”,恩格斯也曾说过音?#20013;?#35201;有“能懂音乐的耳朵”,显然这眼睛和耳朵的?#25293;?#24050;脱离了人体器官的范畴,应是在?#26412;?#20043;上的更深层次的一种能力,也就是常说的画外功夫。这种能力的获得没有捷径可循,只能靠不断学习和积累。学习积累一切有益的知识,然后反复咀嚼琢磨,在“悟”的过程中逐渐地褪去其具体和个别的色彩。但有别于一般认识论,而更像化学?#20174;?#19968;样化合成一种模糊混沌,具有导向性的对美的?#29616;?#21363;一种“意识团”。我想这时可能完成了?#23391;?#29983;所说由知识修养化作“本能”的过程。它的
           
          作用就是画画时作用于无形,?#20174;?#22312;画上即无法而法,也正是此时才赋予了知识学养以真正的意义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又想起一件略显多余的事,也许能从?#22909;?#21360;证一些东西。曾看过一本关于形式美的书。他把美分解为若干成分,然后逐一进行量化的分析,穷尽到最佳数值,看起来处处合理条条是道,但运用起来实在是一头雾水,真的一一落实其美的各项?#21103;輳?#37027;可能满篇道理,或在这之前已经成为另一只不会走路的蜈蚣了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人云:画是对象化的自?#19968;?#20027;观审美意识的外化。说白?#21496;?#26159;画如其人。修养,对于画画的人,不只要有过人的技术能力,更要?#26143;?#22823;的心理。他内存知识量的多少、品质的优?#21360;?#22659;界的高低,决定着画的品格,只要有了这些雄厚的储备,当你面对生活或受到外界刺激时?#25293;?#22686;加潜意识得以激活的机会,迸发出灵感和热情,并?#19968;?#20026;具体的艺术形象投射到所画的作品中去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画画总是在路上,每一努力,每一蜕变,?#38469;?#20026;了在这条路上走得更远走得更加自由?#36864;?#30021;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杨廷玺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2018年7月5日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(责任编辑:吕子)
          3d字谜图谜汇总

              1. <output id="jvlgf"><font id="jvlgf"></font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jvlgf"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2. <tbody id="jvlgf"><track id="jvlgf"><p id="jvlgf"></p></track></tbody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output id="jvlgf"><font id="jvlgf"></font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jvlgf"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2. <tbody id="jvlgf"><track id="jvlgf"><p id="jvlgf"></p></track></tbody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