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output id="jvlgf"><font id="jvlgf"></font></output>
        <output id="jvlgf"></output>

      2. <tbody id="jvlgf"><track id="jvlgf"><p id="jvlgf"></p></track></tbody>

        1.        
            
              收藏本站

          中国书画收藏频道

          网站公告:

          青瓷(组诗)

          章闻哲 黄河诗会/文
          2018年08月03日 10:51:21  来源:美讯网

          1. 青与青花判,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在见到青前,我对青花丝毫未透露过半点挑衅
          当有人吟唱青花瓷,或者有人反复炫耀青花
          ?#19968;?#26412;是一?#25110;?#35802;的炉火,青花在我体内烧出过妖艳的蓝
          对于它的蓝,国人中?#34892;?#26031;底里的爱,赞美它婉约
          崇拜它安详朴素。在画中让美人抱着它,插上梅花,称之双艳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在我的不讳之言中,总是会出现这样的浮夸的句式:
          “?#33402;?#20542;倒在青花的裙下。”或者
          我多少,?#34892;?#23621;伪小资的嫌疑而泰然自若
          尽管青花进入中国资本家的厅堂时间并不久远
          尽管伊,大多数时间是被封建地主的风花雪月浸润过来的
          (我在反青花的时候忘了青其实也是如此)
          但我曾经不可救药地为青花命名中国的蓝调
          青花中的声乐,被我煞?#34885;?#20107;地享受过,并意外地
          达到过聪耳明目的境地
           
          江南的父老曾说,青花有一腔幽蓝,有咕叨不尽的
          断水的江南,逐秋的好词
          新出炉的草本的酸涩,总是
          如一枚蜂腰的青杏。散发?#27966;?#22899;及其胴体的气息。
          而它走过的地方,一切皆被染指,并衍生
          诸如:青代与民国
          交叠的服饰里,青花于浩繁的色相群中
          犹不甘于湮灭,让人一再,望向深巷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那时青花,确不容亵渎。
          而终于,在青面前,一败涂地
          千年的蓝花,是否还有底气,我不是很明了
          但我喜新厌旧的恶习,将毁掉蓝
          我替蓝更名为潮红,顾左右而言:它大约是羞涩的
          或者,?#19968;?#35854;称蓝就是胭脂,指斥它是扭捏而俚俗的
          在青面前,青花的形容,径直下滑,是突如其来的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而青,于此时,单纯而决绝地站了出来
          素面朝天兮,淡?#21019;?#23481;
          仿佛,籍兰而生,处子一般
          它,是不容我有半点反悔的
           
          我认为青的确高于青花
          一个以青为饰,一个以青为魂
          这绝不是杜撰,这种天生的区别
          令我想到两种女人:篷门碧玉,金枝玉叶
          但我一时?#32622;?#24785;,她们中,孰是前者,孰为后者
          我竟不能?#30452;妗?br />  
          然而,青花!
          如果,青花卸下骄傲的花,只剩下青
          如果拔羽,去蓝火,风逐青烟散
          如果洗尽铅华,拆掉满墙,慢而长的青藤
          青花是否就能忘却成青?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在我宣?#23478;?#19982;青花决裂的下午,
          青花在瞬间老去
          青的年华,水盈盈,望住了我
          这又是一种人生,如莲
          出了幽暗的水塘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2.裸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偏头疼时间,是适合思考的时间
          左脑的问题让右脑解决,得出的结论
          总是让人将信将疑:
          譬如只要你还穿着衣服,你就说不出一句真话
          如果你是我的掌上明珠
          我坚决要求你,脱!
           
          终于,有?#19997;?#21709;应我的右脑
          今天清晨,有人褪下兽皮。
          一只妆盒里,?#26410;?#30340;细软
          刚吐出一丝幽微的银光
          照耀着她光洁的额头,和撩人的小名
          一些古典的动词,沐浴在清水中
          蛊惑着你,又拒绝着你
          像未央的夜
          与月色齐光
           
          而兽皮,最终带着历史缓缓离去
          只有青瓷,坚定地,站在了你面前
          她裸着,如同真理
          勇敢地抛弃了?#20139;?#32780;漫长的各种掩饰
          那些历史和社会赋予的
          纷纷扬扬的意义
          我确信她就是真理
          这是右脑得出的结论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3.莲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在书面的氛围中
          我叫它?#27627;?br /> 有人?#21097;?br /> 这莲,怎地还不开?
          史湘?#39057;潰?#26102;候未到
          她所言,乃红楼尤物
          而尤物不得不开。
          我所语,青瓷也
          而青瓷,未尝
          没有开花的可能
           
          然而凭什么,要开?
          如果你是,含金汤匙
          出生的人
          青就是含莲而生的人
          取荷叶田田,碧波万顷
          炼就了莲身
          凭什么,要开花?开花
          即是,对莲的放逐
          我固执地认为,它是莲,而非花。
          花者,与莲脱节之物也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我叫它莲
          《九歌》云:?#23376;?#20026;镇,兰为芳
          莲,是一种芬芳,一种绝色
          是玉之魂。
          然而——自我叫它莲
          莲便是一把锁
          解莲?#20004;?#26080;人
           
          4.雪拉胴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如果我有个女儿,请你们,叫她,雪拉胴
          如果我没有女儿,请你们,叫我,雪拉胴
          总之,雪拉胴是我们的
          雪的灵魂,雪的胴体,雪的发声,是我们的
          我们就是这样的强盗,当我们遇上她
          我们就要把雪拉胴据为已有
           
          面对雪拉胴,我保留了我无知的部分
          拿出了一点野火,对这个名词的性感与清纯进行了一番旁敲侧击
          ?#33402;?#24515;为它的雪花部分所倾倒
          更为它雪花之上的身体所迷醉
          我对雪拉胴之“拉”并不感冒,这个字代表了西洋的装腔作势
          潘朵拉,娜拉,劳拉,她们与青瓷的尊贵相去甚远,
          但我不否认,“拉”,确实为青瓷增添了女性的妩媚和轻盈
          关于青瓷的性别,我肯定是那个,在法庭上
          不顾事实而执意指认雪拉胴是女儿身的人
          当然,我必需,对?#35010;?#20154;和少女亚斯泰来的故事置之罔闻
          ?#25293;?#20445;?#32456;?#23450;,?#25293;?#20445;全我心目中青瓷的名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关于青瓷的名节,开始或许与性别无关
          它是古乐器的一种,与伯牙或萧史有密切关系
          假设它?#26143;?#29983;,它应该是一?#26757;?#33609;,类似素兰
          从历史的?#24615;?#20013;,斜逸而出
          与青瓷,不谋而合
          世间的浮花,都无关于此
          更不能侵扰于此
          但后来菩提说:
          唯雪拉胴能命青瓷。这就成了境界,与仙术
          导致?#33402;?#20010;中国凡人,莫名陷入了性别的尴尬
           
          而我的?#25293;?#32456;于出了差错
          一个世俗的问题击中了我:
          如果雪拉胴不是?#35010;?#20154;也不是?#35010;?#22899;
          那么,青瓷是什么
          它的身世,一时如同,观音之谜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(注:雪拉胴原为世界著名舞剧〈〈?#35010;?#22899;亚斯泰来〉〉中的男主人公名,后被?#20998;?#20154;用于对青瓷的称呼。)
           
          5.叶青姬
           
          他们的传说曾无数次献出了他们的女人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题记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在公元2009年前,我?#28304;?#22857;献有——
          正直的判断?#27827;?#26151;,残忍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叶青姬跳入火中后
          我开始腐朽,我的腐朽始于
          惊奇——我也许是第N个拍案惊奇的井底蛙
          人类对女体的崇拜。是的,我现在就要把我那根无知的神经
          纠到,过正的地步。一口咬定,是崇拜,而非践踏。
          我像?#28304;?#26032;鲜的?#27827;?#19968;样,?#28304;?#27492;崇拜
          矢口否认,历代封建贵族在?#28304;?#31085;礼的问题上
          有过这样历史性的面孔:
          “只有你才配得上神,宝贝。我只好忍痛割爱了。”
          女体,哦,它不仅是男人,也是神最?#19981;?#30340;东西
          人类要从神那儿得到什么吗?请把你们的女人送来!
          女人,是唯一神圣的,配得上神的,礼物!
          (谁能假设男体是卑贱的,而?#31181;?#26195;神的意旨?)
          真的如此吗?哦,女人,芳香甜美的宝贝,神爱死你们了
          为了你们,我们必需降一些天灾
          哦,天神!不,不要!我们有最好的女人,马上就送来啊
          人们给河神送去了女人
          人们给龙王送去了女人
          为了平衡人间与天庭
          人们又大胆把仙女?#36879;?#20102;凡夫俗子
          一个放牛娃,一个才智平庸的穷书生
          女体让神听命于凡人。连女神也不能不遵从于?#26031;?#24459;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如此大的能量,女体!
          在知晓此奥秘后,我腐朽了
          我相信一个女?#19997;?#20197;救国也可以灭国
          女体,孕人之母,她一定可以救人也可以灭人
          她先是神,然后是祸水。这两者其实没?#26143;?#21035;
          因为水的功能与神一般,既可载舟,亦可覆舟。
          没有女人,世界会停止转动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在世界停止转动前,我要道出火与灵魂的关系
          ?#24189;?#37034;到叶青姬,我们的火凤凰,不知涅磐了多少
          宝剑是女人的身体炼就的,青瓷也是女体炼就的
          还有多少妙方中,加入了女体这枚神奇而伟大的药剂
          她们纷纷为爱赴死,为世界的重生而浴火。——我在为罪恶开脱吗?
          不,我宁信她们就是神圣的使命,而不是达贵们的牺牲品。
          在又一场大火燃起之前
          我腐朽了
          我可以听?#21028;?#26354;,晃?#21028;?#25159;,无所为而大有为了
          当然,我要紧抱着青瓷们,这是我们有为的象征
          我们的,光荣史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(注:相传叶青姬为助父烧出好瓷,而以身祭窑,其父于悲愤中终于烧成了绝世无双的青瓷。)
           
          ==================
           
          作者简介:
           
          章闻哲,本名章文哲;诗人、文艺评论家、《黄河诗报》诗刊主编,“我们”散文诗群成员。1973年出生于浙江绍兴诸暨。代表性诗歌文论有《一个真正属于人民的诗人——贺敬之》、《从后现代叙事到后历史主义》、《散文诗:从现代主义一路走来》、《现代女神美学的开端》?#21462;?br />  
          出版诗集《在大陆上》(?#26412;?#29141;山出版社),出版散文诗理论专著《散文诗社会》(?#26412;?#29141;山出版社),文艺哲学论著《中国社会主义美学探微----贺敬之卷》(红旗出版社)、《中国社会主义美学探微----?#33073;?#21367;》(红旗出版社)?#30423;?#21450;百万余字艺术哲学类论著《梦、艺术、人本主义》(待出)等多部。2010年出席第四届东南?#33108;?#25991;诗人大会、2017年出席中国第五届诗歌节(文化部安排邀请)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迄今已在人民日报、文艺报、中华读书报、文学报、青年文学、作家、诗选刊、星星诗歌.理论、  星星诗刊、大诗歌、诗歌月刊、中国诗歌、绿风诗刊、诗林、诗潮、山东文学、山花、上海诗人、贵州日报、华夏诗报、梧州学报、散文诗?#21448;尽?#25955;文诗世界、海内与海外?#21448;尽?nbsp; 民主?#21448;尽?#20013;国作家网、求是网、中工网、人民政协网、中国社会科学网、人民网等100多家报刊、网站发表学术论文、诗歌、文学评论300余篇(章)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刊名题字:贺敬之

          编委会主任

          张  炯 (中国作协名誉副主席、文学评论原主编、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原所长、文学评论家)

          顾  ?#21097;?#36154;敬之  中宣部原副部长、文化部原代部长

          李  准   中国文联原驻会副主席,书记处书记

          程湘清   书法家、语言学家、全国人大常委会研究室原主任

          王伟华  中共党史研究室原副主任、中宣部原秘书长、书法家

          刘   征  中华诗词学会顾问、人民教育出版社原副总编辑

          陈继英  书法家、海军少将

          郭德宏  中国现代史学会会长、中共中央党校党史部原主任、博导

          刘润为 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会长、 “求是”?#21448;?#21407;副总编辑、文艺评论家

          韩传录  中纪委派驻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原纪检组副组长、监察?#24535;?#38271;

          孔  林  山东文联原副主席、<<山东文学>>、《黄河诗报>>原社长兼主编

          高  平  中国作家协会全委会名誉委?#20445;?#29976;肃省作家协会名誉主席、原主席

          丁国成  诗歌评论家、诗刊原常务副主编

          朱先树  诗歌评论家、诗刊原评论部主任

          桑恒昌  《黄河诗报》原社长兼主编

          吴思敬  首都师范大学教授、博导、诗歌评论家

          耿建华  山东大学文学院教授、山东诗词学会副会长、诗歌评论家

          李永?#20445;?#20013;国近现代史史料学学会原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

          李发模  贵州省诗人协会主席、 贵州省作家协会原副主席

          副主任: 冯世平   简 明    刘俊科    

          社  长?#21644;?#31454;成

          名誉主编:尹维新(华中师范大学教授,中国冰竹画创始人)

          主  编:    章闻哲   桂兴华   李  浔 

          副社长:  王学明

          副主编:  王学忠     邹洪复     

          编辑部主任:  商芬霞

          学术理论与批评委员会:

          罗振亚      杨四平     灵  焚      张立群   

          马知遥      马启代     薛  梅      章闻哲 

          编委(排名不分?#32676;螅?/p>

          冯世平    桂兴华    陈运和     简  明     李  浔       李正堂   毛梦溪

          高  昌       王  琦    王竞成     王学忠    王学明      王黎明      王若冰   

          王致升   凸  凹     刘俊科     邹洪复    安  静     

          张岩松    余  怒   南  鸥     东方浩    月色江河    庞学杰   

          《黄河诗报》诗刊主管单位:
           
          中国近现代史史料学学会
           
          主办单位:中国诗歌史料研究中心
           
          编辑:黄河诗报诗刊编辑委员会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出版日期:不定期(迄今已经出版十九卷(2008年?#20004;瘢?#22823;16开、总计已经出版四千余页码。推出五千余诗人、评论家作品。)
           
          投稿信箱:[email protected]
           
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(责?#20266;?#36753;?#27627;?#32874;聪)
          3d字谜图谜汇总

              1. <output id="jvlgf"><font id="jvlgf"></font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jvlgf"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2. <tbody id="jvlgf"><track id="jvlgf"><p id="jvlgf"></p></track></tbody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output id="jvlgf"><font id="jvlgf"></font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jvlgf"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2. <tbody id="jvlgf"><track id="jvlgf"><p id="jvlgf"></p></track></tbody>